切换到宽版 更换繁体
  • 145阅读
  • 2回复

现代诗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349087971
 
扫一扫分享本帖至朋友圈
丰月现代诗十首 ZjbG&oc  
f6A['<%o  
)s[S.`S Tz  
4!W?z2ly~R  
1 %SFR.U0}yK  
on&=%tCAL  
雨夜,虚幻的手指叩击黑色 P[K T  
空阶上走过一些微凉的岁月 C8zeqS^N  
谁知道啊,秋天的丰满终将 A>@e pCD  
在时光的瘦骨上挺立,支撑无边辽阔 ,B>b9,~3a  
而台风在遥远的海岸登陆 Y\S^DJy  
而北冰洋之水,在我的北方之北 =xP{f<`   
掀起海浪,托举一波一波大风 rs+37   
亮起雪光的锋刃,青稞低头 }-iOYSn  
颗粒落入六十度的白酒,等谁举杯 d'D\#+%> =  
(j"MsCwE  
2 5nb6k,+E  
- mXr6R?  
谁的手指轻弹镰刀脆响,之后 essW,2,rjC  
便落入麦茬最后的苍白。 4/_|Qy  
土地还原于土壤,汗水归于血液 eQj/)@B:V  
秋天之后,心手依旧还会相牵 h (2k;M^s  
而菊花接力盛开,媚惑最后的飞蝶 ?>&Zm$5V  
而雪线一落再落,自南而北 P#PQ4uK \  
6000米,5500米,5000米…… Z]d]RL&r  
在阿尼玛卿山站定神圣的高度 lX3h'h  
让我的额头于低眉的一叩,触响 O6]~5&8U.  
大地胸怀中暗藏的青铜大钟 >Z% `&D~u  
3 3LR Eue7Gr  
_!7o   
牧群漫过山岗,风声如牧歌尾音 J^4k}  
悠远,隐约。隐约,悠远 \ 714Pyy  
谁正在用骨头轻轻叩击骨头 AK HH{_  
用一声声轻咳击打黑帐篷的毡门 Cx[4 /~_<  
而熟悉的足音该是心照不宣的宁谧存在 5oS\uX|  
而犬吠起起落落的间隙总有人打马走过 jPfoI-  
即使没有嗒嗒嗒的马蹄声 a0R]hENC  
我己经知道,丢弃皮囊的灵魂 :9}*p@  
从来不在一匹经幡的文字上停留 '' 6  
止步于一句佛语的开示,或者顿悟 v,;?+Ck  
isjkfl-!  
4 Y*Pr  
iaB5t<t1r  
长生天在上,今夜我相信 )l=j,4nn  
密集的雨会叩开冥界的大门 4:.M *Dz  
允许生生死死在这秋夜中畅谈 4t":WutC  
把别离的疼痛置于轮回中遇见的永恒 J8jbtL O'  
而梦呓会在黎明的雀鸣中质变为真言 rZLMY M  
而凋花会在温暖的泥土中孕育着未来 Vh&uSi1V  
轻叩过柴扉的手指,会从唐诗宋词中 v[m>;Ubg&  
用一滴空山的新雨,或者冬天的梨花 1peN@Yk2W  
叩开这宏大的辽阔,辽阔的日渐荒凉 J? C"be=  
荒凉中静寂的空无,空无中博大胸怀 y0 xte&  
纳尽这世界的形色。 ` sSI;+  
          2017.9.4 ~!I \{(  
N)QW$iw9  
连夜雨 'Ag?#vB  
_T1|_9b  
谁敲打 |1#*`2j\=9  
星月不显的夜色 ikUG`F%W  
rAgb<D@,H  
谁荒芜 mk}8Cu4  
铺天盖地的原野 +d<o2n4!  
r+>gIX+Fl  
谁哭泣 Pa+%H]vB  
寒露为霜的日子 ,VI2dNst\  
vkp_v1F%+  
谁路过 ka0MuQ M  
岁月浸泡的人间 0.+MlyA  
Qu|H_<8g  
谁埋在  L xP%o  
褐色土地的深处 a]]eQ(xQ  
JV ydTvc  
谁抽出 0fu*}v"  
一根不肯石化的骨头 CVE(N/&b  
等着复生的血肉 HA$X g j  
Uo?4o*}  
          2017.9.7 0CO@@`~4  
_iu~vU)r  
4O<sE@X  
3^[P  
kDol1v`  
Idb*,l|<  
写在白露 ?7}ybw3t]  
 9u^M{6  
1 ( +Sv3h  
b"WF]x|^  
而哭泣是可以停止的,就像这雨 9w- )??  
用尽连绵的修辞,在田野的麦茬 VcGl8~#9  
轻轻拭去最后的镰痕 ?TeozhUY  
完成死亡的悲壮。而这高原的高度 T:u>7?8o  
提前霜花的行程 o !:Z?.!  
风走过瓦蓝天空的黎明 qmFG  
天气凉下来了,让每一个人记起雪 `mzlOB  
=nHKTB>  
2 db~^Gqv6k  
qFD ZD)K  
而炉火随记忆的炊烟升起,就像现在 4T31<wk  
在灯火的温暖,柴禾复生成火焰 EY)2,  
冰冷的灰烬中暗藏着时光的温度 "iA0hA  
犬吠还洞开着村庄的柴扉。风在轻叩 B+K6(^j,,y  
雨却被散漫的星光收起 Y~AjcqS  
天空越来越高,辽阔而玄远的目光 x~V[}4E%>  
正掠过青山白色的头顶 LqbI/AQ)  
|}z)>E  
3 B?! L~J@p  
+/ZIs|B4,z  
而经幡猎猎如蝉鸣绝唱,就像叶子 7%y$^B 7 {  
用尽心力想记住一棵树的一生 =Kd'(ct  
却被一滴滴雨的清唱,截成琐碎片段 xDo0bR(  
去头掐尾,剩下的躯干 gJQ#j~'  
多么像一首完成的诗句 j'D%eQI,V  
在流火的天空,点燃成昭示千里的晚霞 %e~xO x  
慰籍未央的八月 csy6_q(  
B[N]=V  
4 " `qk}n-  
sY;h~a0n  
而心穿透微凉的夜色,就像月光 Rw?w7?I  
如泻地的银针,替代日光的金芒 r8EJ@pOF2w  
刺穿黑暗之窗,梦栖息如光影之蝶 c8&3IzZ  
在庄周的寓言幻化成冲天的鲲鹏 k8s)PN  
飞翔之羽只在乎一种高度 > "hP  
即使傲霜的菊花还有季节的暗示 nE]rPRU}[  
而飞不可息止,在雪花之上 A|"T8KSMB  
RvR.t"8  
          2017.9.7 3eUi9_s+  
n.l#(`($4  
w[GEm,ZC  
vd%AV(]<LJ  
.5\@G b.8  
y{M7kYWtHV  
mX>N1zAz  
.c>6}:ye  
W$X/8K bn  
Z,p@toj'  
[.&JQ  
$%$zZJ@/  
   XZN@hXc9:v  
1 P84YriLo  
R1 SFMI   
这是辽阔最后的依托 >!qtue7B  
是丢失了马蹄声的草原 *A`ZcO=   
是鹰飞远了,风也走远了的巴滩 8VG} -   
在一个秋天,在一个白露为霜的早晨 Xl1%c7r.1  
我看见许多的死亡,草芥,稼穑 gJp6ReZ#  
失去骨质的坚挺,肉体萎顿 P(yLRc  
而一匹匹经幡却在山垭轻诵 <B T18u\  
尘世听不懂的佛语。而我不知所云 ?7pn%_S  
失去话语的言词,哑无声息 k?Hd W(HA  
放慢心律,深呼吸,再次深呼吸 P c&dU1  
在芨芨草柔韧之中汲取生存的氧气 FO(QsR=\s  
用那些空气的颗粒喂养高贵的生命 4$, W\d  
.fqy[qrM  
2 BUwL?  
byE0Z vDM  
山垭之上经幡密集,层叠,而又肃穆 h{_\ok C>  
让我确信信仰的存在,撒满大地的风马 Z5oDj|&l}  
在风中轻扬,飘落。让我确定 BI%~0 Gj8  
灵魂不是一个抽象的名词 .czUJyFms}  
死亡一直存在,诞生一直循环 @",#'eC"  
草死于牲畜唇边,牲畜是上人的牧草 ]!!?gnPd5  
而我的皮肉 3O4lG e#u  
必将沦为虫豸咬噬的巨口,腐骨中的 c\>I0HH;!  
精髄被植物的根脉吸食 \ ;]{`  
而秋天一直路过冬天的驿站 ><IWF#kUA  
而我只想说,看开了生死也是闲事 /d6Rd l`w  
R0#scr   
3 rxMo7px@}I  
j>\rs|^O  
黑牦牛,站在天上的黑牦牛 xjnAK!sD  
犄角挑起秋天的雾岚,铜铃般地眼睛 v, Z]Vqk  
扫视草地,揺响了季节的风铃 W\Scak>  
聆听贴近大地的胸膛,静寂如斯短暂 saZK+kD4I  
蝉噪之后,天空的雁鸣一行一行 (>u1O V  
滑过天空。飞翔的鹰翅是孤傲的闪电 c 8  
是万物走向荒凉的的一抹亮色 X#0yOSR  
此刻,我需要一种孤独的存在 * Uy>F[%@  
用所有的寂寞看蚁群匆匆忙忙 n{<@-6   
越过牦牛的蹄印,向草丛更深的深处 G.XxlI}  
完成蚁界城堡的建构,在我的视界 #WG;p(?:  
构建起一个虚幻而强大的天上人间 [D+PDR  
:$yOic}y  
          2017.9.9 >zJkG9a  
f`>\bdz  
{*CG&-k2D  
;{iTS sb  
G&wYV[Ln  
$[cB6  
 L=!h`k  
>c:nr&yP  
z:dW'U?1  
    记忆 TK> ~)hc}  
<Z~Nz>'r  
我怀疑,伸出的手还能够 M6]:^;p'  
握住旧时光里的碎片,用一些假定 m9 D*I1  
更改命运的轨迹 |w_l~xYV)  
q8e]{sT'!  
我怀疑,已经模糊的还能够 K7qR  
在未来的岁月里清晰,用无力的纪念 6TQ[2%X'  
镌刻恒久的承诺 #N97  
J]NMqi q  
我怀疑,经过六道的轮回还能够 <@n3vO6  
在来世记住今生的誓言,在沧海的桑田 | gGD3H  
找到一枚复生的红豆 5S7ATr(*  
2.a{,d  
然而,我还是愿意相信 $cO-+Mr-~  
情牵的手会握住所有相遇或者擦肩的缘 KM oDcAjH  
善良的心会铭刻风雨中所有的相伴和扶携 8/|1FI  
不朽的语言会在诗歌里记下所有的不朽 *W4~.peoE  
V:8{MO(C\  
          2017.9.11 zgSv -h+f  
~=Fp0l)#  
3=^B &AB  
>6z7.d  
E@)9'?q  
,@ @FAL  
b5UIX Kim  
wB%;O`Oh  
   M_#^zo "x  
)9V8&,  
1 _n!W4zwi  
jRSY`MU}t+  
而有些是必须隐藏的 .Gnzu"lod  
比如丰娆背后秋天的悲伤 'FmnlC1  
而这些荒芜正在漫延,无可阻挡 \Qe`>nA  
从第一枚霜天染红的叶子开始 iea7*]vW  
衰老多么漫不经心,岁月一直匆匆 ynG@/S6)K  
染黑的头发一白再白 OmC F8:\/  
秋霜在一个突然到来的睛天之晨 oh^QW`#(  
不期而至。人到中年 8z'_dfP=5  
我已经忘记哭泣,泪水陷于深沉 *WZ?C|6+  
语言趋于平静,内心之火自燃自灭 ;\)N7SJ  
想说,青稞死了,我的悼词中全是 _16IP  
溢美的言辞,罪恶似乎微不足道 r@]iy78 j  
ca!DZ%y  
2 qB44;!(  
Z^SF $+UN  
而真相已被掩盖,秋深如海 &WAJ;7f  
辽阔的意义仿佛局限于苍茫 sDzlNMr?P+  
枯草败叶是可以腐朽的,代言死亡 (n3MbVi3LU  
谁把平静的微笑置于经幡之上 > lIQM3  
同时把真实搁于虚幻之上,活在这 1feS/l$  
可以轮回的人间,握紧往事遗留的残片 q]>m#yk   
回眸无尽苍桑,将嘴角抽搐的叹息 /!L#cUog  
收紧在笑意盈盈的唇边 1hnw+T<<W  
阳光多么灿灿啊!连绵之雨洗净的天空 s GdlS&08(  
雁鸣如斯清亮透彻,归途多么纯净哦! 2AK]x`GY  
而风从背后吹来,一缕比一缕紧 Hp!c\z;  
一缕比一缕凉,而我已经言不由衷 4Cl41a  
说,在一个盛大的秋天说冷 rbw5.NU  
多么不合适宜呀! G$)f5_]7{  
!QTfQ69Y0  
3 2l#c?]TA  
tDk!]  
而这一切是可以简略和忽视的吧! >m-VBo  
记住死,想着生 !iO%?nW;  
情节推动高潮,细节暗示结局 yD-L:)@"  
而虚构代替谎言,假定推断可能 z9B" "ws  
用逆袭完成逆袭,用沙粒滚动沙粒 &Oih#I  
而凹凸填补不平,曲径打通曲折 yDil  
用悖谬纠正悖论,用真理证实真理 o N\IQ7oI  
于绕口令般地语言诠释绕来绕去的人生 fUg<+|v*  
诗语多么苍白。无可跳跃节奏的美感 /YLHg5n8+  
萎顿于冗词赘句的叙述 :Q=tGj\ G  
想说,老了的事物,向死而生 nsM=n}$5x  
可以吗?或者向生而死 >OLKaghV.5  
在面具的背后完成所有的背离 Vx<`6uv  
z[0+9 =<Y  
         2017.9.11 3b d(.he2u  
Mxmo}tt  
 mdtG W  
^7Hwpn7E  
       2A95vC'u>|  
q^w@l   
循环,轮回 [ X%Wg:K  
往复如肌体之内的血脉 0Xw$l3@N^  
流过大地疼痛的肺叶,温润咳嗽的喉咙 7@1GSO:Yf  
喧嚣,嘶喊 r6Qsh CA"  
不息不止,浪卷岁月的惊沙 ;TC"n!ew  
而谁是无可逃遁之鱼,必须逾越龙门 I !J'  
让游动的翅长满飞翔的羽翼 t }YT +S  
zMXQfR   
漫流,肆意 )kT.3 Q  
浩大如汤汤行进的历史 fgoLN\  
穿透时光迷蒙的烟尘,冲破叠嶂的山峦 .>a [  
洄漩,激荡 SU5O+;{`'  
不停不歇,流向直指太阳升起的地方 \iP5.3C  
而谁是无可逃离之舟,必须直挂云帆 3yrb7Rn3  
抵达波涌的沧海,圆满桑田中的人生 cLf<YF  
TM5 Y(Q*  
         2017.9.12 -wT!g;v;%  
^=k=;   
Ci4; e  
l8khu)\n4R  
L~%7 =]m  
 T  5F)  
):[}NDmC  
pztfm'  
vz~Oi  
        1Au+X3   
zO---}[9a  
原来说好的后来都不算数 LP=y$B  
青梅熟了的时候,我只剩下 5|=J\Lp2I  
回望故乡的目光。城市里 i!RfUod  
我没能留得住父母的影子 k qL.ZR  
而我只记住医院白色的墙面上 6Iqy"MQuq  
诺大的空白,很像被风吹走的 swxX3GR  
永远也无法兑现的承诺 E]rXp~AZm  
Z[OX {_2]K  
原来经历的后来都成了烟云 p<=Lh47 =  
竹竿断了的时候,我只剩下 MzX&|wimb  
一个意念中的拐杖。乡村里 Ga5*tWj  
旧层被新房替代,镰刀,耙子 L?j0t*do  
很多的农具没能留住父母的体温 Ig t*8px  
铝合金的门窗有些冰凉 xy7A^7Li  
狗对着我狂吠 12z!{k7N  
我在我的故乡多么陌生 |E7 J5ha  
Q?i_Nl/|  
风声里秋蝉正在死去 c$ !?4z_.  
这样的一个秋天,原来的都在死去 GIM/T4!)  
而我已捡不起从家乡大树上掉落的叶子 <"5l<E  
或者,在后来的日子里再也无力 ] #@:VR  
捡起飘零的记忆 ,Q-,#C"  
而我还是不想说,后来会有多么忧伤 JB~^J5#[Oh  
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.9.12 09-8Xzz  
e,xL~P{|  
黑头发 [=>=5'-  
i!%bz  
霜花贴面的深秋 3J#LxYK  
会让我想起一棵草从葱笼到萎顿 YCbvCw$Ob  
想到从黑走到白的人生 Y"mFUW4  
而我现在还是两手空空 dEJqgp}\p  
迎迓着的时光从指缝中溜走 j L|6i-?!  
没有声息 x(Bt[=,K3  
而空洞的苍白中,黑头发 XRV]u|w=g  
或许是时光中存在过的惟一真实 V'i-pn2gyu  
让我想起青春梦的飞翔 ?8-Am[xH  
也让我听见梦碎坠地的脆响 [|Qzx w9  
而梦继续着梦的历程 O52 /fGt  
于星光聚散的刹那,穿过 /.SG? 5t4  
夜云布下的陷阱,毫发不伤 (GC]=  
m Q9dF,  
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.9.12 tAv3+  
5NhFjPETr  
GL n M1  
^FLs_=E  
tkj-.~@g0'  
~Gfytn9x.;  
R;OPY?EeW  
-pC'C%Q  
>Z!!`0{  
%/A>'p,~  
6}6Q:V|  
一醉不知归 [^"*I.Z_  
D kWp  
千愁难解,意义会失去方向 9 5,]86  
而疼痛是可以麻木的 V}s/knd  
在一杯接着一杯的豪饮中 `H! (hMMV  
懦弱勇敢地翻过有虎的山岗 uY5|Nmiu  
多么像一个英雄,醉生而不梦死 64u(X^i  
而雨会突然落下来,于无边的辽阔 3;v)f":[  
反复洗濯荒芜的苍白 D)-LZbPa  
等一片一片的雪从北方之北飘来 0S5xmEzop  
掩住秋天的归途 ZN}`A7  
谁会深陷于丰饶的泥淖 Xe);LhDC  
在这苍茫的天地,失去 6,=Z4>  
描摹季节的头绪 A"7YkOfwH  
叩不响冬天的门扉 Ar>B_*dr  
打不开春天的窗户 }n&nuaj  
+'m9b7+v  
          2017.9.12 bhUE!h<  
  • 扫一扫手机打开本帖
  • 在线沈若蝶
    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发表于: 09-13
    欣赏丰月兄一组佳作!立意奇巧,用词优美自然!欣赏之中遥祝笔丰秋祺!以后要常来发贴哦!

    内容来自手机客户端

    清浅时光里,植一朵禅莲于心湖,不争不媚,恬淡悠然的笑看红尘风生水起,将一颗素心沉浸在水韵依依的书香里!
    在线儒将
    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发表于: 09-14
    欣赏! cW{Bsr   
    南侨【沈溪兴诊所】笔名儒将,作品《沈溪兴文集》欢迎查阅:→点击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51327a00102e9at.html
    快速回复
    限100 字节
   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     
    上一个 下一个